锐码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锐码试验机
热门搜索:

垃圾炼金【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18:17:43阅读:来源:锐码试验机

当石油、煤炭、天然气等化石能源被认为将日益短缺并直至枯竭之时,太阳能、风能等能源正被世界各国视为主流的替代能源。但上海弘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鸽飞却将自己的替代能源创业方向放在看起来并不相关的城市垃圾之上。

这位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一年的78届高分子专业大学生,曾是中石化的高级化工师。2006年,陈鸽飞离开中石化,创办了弘和。此后五年,他的心思只花在一件事情上—把垃圾变成油、气、碳。

作为多年的传统能源公司员工,陈鸽飞认为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都是残余物变的,而城市生活垃圾则是物料覆盖最多的能稳定供应的原料。问题只在于,化石能源的转化过程需要耗费数万年,将垃圾转化为可利用的能源所耗费的时间及成本能否控制在商业应用可接受范围之内。

弘和选择的路径是利用低温无氧裂解技术处理垃圾,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能将垃圾转化为能源。这个技术在国际上已有应用,其技术的前提是先把垃圾分类,再根据成份、等式进行推导。而在商业应用中,通常只能接受剩饭剩菜等厨房垃圾,其他生活垃圾不能混入其中。对比国外利用低温无氧裂解技术,陈鸽飞认为弘和的优势在于,弘和的技术原理是模仿自然界石油、煤炭、天然气的形成过程,在一定的温度、压力、时间等条件下,将有机物从大分子变成小分子,再形成最原始的油、碳、气三种物质。常规城市垃圾运来可以直接使用,而无需再增加成本进行分类。

中国现有的城市垃圾处理方式主要为掩埋,其弊端显而易见,如浪费土地、造成新的污染,并且只能消耗成本而无法回收垃圾本来应该创造出的一部分价值。对垃圾价值的挖掘,目前最主流的方式是垃圾发电,这也是弘和最主要的垃圾原料竞争者。但垃圾发电厂必须要建立在市区,转化出一些能源的同时,燃烧会产生二恶英等污染物,通常会导致周边居民不满。而弘和的化学处理方法,可以做到零排放。

据测算,每处理1吨生活垃圾可以产出混合碳150公斤到300公斤;焦油30公斤到50公斤;可燃气体100公斤到120公斤。这些产品可以实实在在地产生商业价值,而在过去都被丢弃在垃圾填埋场。

弘和的初创团队主要来自中石化及中核工业的相关公司,这些人在传统能源领域都有多年经验。在投入了一亿多资金之后,他们预想的模式得以实现。今年5月,弘和在上海市金山工业园建造的一套每天处理100吨生活垃圾的生产装置开始试车,到目前为止,已经处理了上海市几千吨的生活垃圾。这个项目也找到了埋单者,据弘和透露,金山区政府将会回购这个项目。

绿岛

弘和在2006年公司成立到2007年整整一年时间,完全处于理论研究阶段。陈认准的原则是“吃透才能走,不吃透绝对不能花钱”。当确定理论可以完全实现之后,弘和于2007年9月在上海老港建了一个试验装置,通过一年的实际生产运行,打通了工艺技术流程。弘和的创业团队成员均是累积超过20年项目设计经验的人,陈鸽飞本人就曾在日本设计工厂待了一年。团队中的成员多数都是高分子专业出身,搞过石油合成,因此垃圾处理项目工艺流程才能如此快速打通。

但是依然有垃圾处理及能源转化领域的人士对弘和表示怀疑,因为在国际上也没有人能够做成其宣称的这样处理的系统。甚至有人怀疑陈鸽飞等人是骗子—此前的确有人宣称发明了先进的垃圾处理系统,但最终被发现白天将垃圾运进去晚上再偷运出来,并没有真正实现转化。

“很多人对这个项目表示不信任,一听就觉得这个事情不靠谱。”陈鸽飞说。弘和在金山的垃圾处理项目,也是经过了金山环保局、环卫局和电视台三家机构联合现场不间断地拍摄记录,确认7天连续运营正常。“看到进去的是垃圾,出来的油和碳,他们才确信无疑。”

除了弘和原始股东自己出资外,这期间资金主要源自一个做地产的私人投资者。过去几年,不少风投都来找陈鸽飞谈过,甚至进行到马上要签合同的那一步,但陈最终还是选择放弃。陈解释说,弘和创业团队的理念基本上是一致的,大家是要做“事业”而不是“商业”。而风投跟他们谈的,都是给公司规划发展,然后几年后上市。陈认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需要的是能够跟他们理念相合的战略投资人。

对于弘和的投资回报,也有质疑声音。一个看过弘和项目的投资方算了一笔帐,根据弘和现在每月产出焦油、碳粉的收入,一吨垃圾大概能够获得的收入是120元,以天处理100吨垃圾来计算,每年能够有四百多万的回收。而一套装置的成本就达四五千万,回收周期长达十年。

陈鸽飞承认这个投资方的算法正确,但他认为弘和自身资金回收不需要如此漫长,真正大规模产业化推广后,弘和在其中参与的角色是技术供应方和设备供应方。“那时候四千多万是我们的设备收入,而不是投资了。”陈说。

关于投资方的身份,陈认为,只要是愿意为他们技术买单的人都可以,不管是政府还是其他身份的运营者。事实上弘和现在倾向于让政府买单做这个事情,因为垃圾处理对于每个城市的管理者都颇为头疼,且注定是以环保为前提进行资金投入,而没有盈利需求。

陈鸽飞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将“绿岛”复制到其他省市,已经有海南、山东、江苏、湖南等地方政府来上海考察过。大家最担忧的问题就是设备能否持续、稳定的运行。江苏省的一个地方政府对陈鸽飞承诺,只要在金山工业区的这套100吨的装置能够连续运转30天,他们立刻在江苏也复制一套。此前,这套装置的最长连续运转时间是15天。

弘和另外一个主要工作是,把产出的资源深加工后做成产品。陈鸽飞初步把产品命名为“弘和碳”和“弘和油”。碳可用于净水,油则可以做柴油、汽油的添加补充。按照陈鸽飞的设想,绿岛模式若在全国大面积推广,产出资源的量扩大之后,比如油量能达到几千万吨,弘和就能够自己独立炼油而不是作为添加油了。在现有的垃圾发电项目中,尽管政府鼓励产生的电力并入电网,但因各地皆为不同的公司运营,所以并未由此产生较大垃圾能源公司。但对于这个由中石化、中核工业资深员工创办的公司来说,他们的最终目标注定既包括解决垃圾问题,也包含能源问题。

信托公司

SEO教程

信托产品收益